国足近期战绩_尤其是对对于那些下赛季志在向冠军冲击的球队

2020 赛季中超联赛冠军 = 2021 赛季世俱杯正赛资格 + 2021 赛季亚冠正赛资格

此外,足协秘书长刘奕也表态, “足协会给予职业联盟更大的运作空间,让联盟更有自主权、话语权和经营权,这一点是不会动摇的。虽然眼下 2019 年 12 月中旬才刚刚开始,但今年剩余的工作日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天了。相比之下,中国的职业联赛恐怕只能算是 “近忧”,虽然职业联赛的 “近忧” 与国字号的 “远虑” 相比算不得什么,但恐怕也没人希望职业联赛也出现滑坡,中国足球最终陷入进退失据的状态。10 月 16 中旬,中国足协还曾专门就职业联盟筹备工作情况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足协秘书长刘奕表示,职业联盟将在年底前挂牌成立,“我们整个联盟的产生必须合规合法,因为要完成下一步的审批,所以我们预计是在 11 月底之前完成所有的审批,年底之前肯定挂牌成立,肯定起航。”今年 8 月底,中国足协进行换届,在陈戌源入主中国足协后,成立中超职业联盟事宜得到了积极推动。”但从目前情况来看,职业联盟在 2019 年挂牌成立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以上中国足协在文件中承诺了时间节点的问题,能否及时得到回答,现在看来,这还真是一个问题 ……从国家荣誉的角度来说,国足、国奥的超高受关注度和它们营造出的普遍忧虑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的目标是世界杯、是奥运会,关乎中国人能不能搞好足球项目这个问题!职业联盟挂牌成立又一次被推迟,很自然让人产生一些疑问,其中是不是还有什么“难言之隐”?据报道,按照《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关于职业联盟的要求,职业联盟将注册为社团组织运作,这与原来俱乐部计划中以公司运营的模式有一定的变化,但这并不意味着足协收紧对职业联盟的管理权。2016 年年底,国家体育总局再次做出指示,要求职业联盟必须在 2017 年 3 月前挂牌,不过足协却在 2016 年最后一天突然放弃此前一直讨论的联盟章程,重新拿出被总局否定的版本,再次引发了俱乐部的怀疑和不满,最终职业联盟还是未能按照规定时间完成注册。

眼看已是 12 月中旬,12 月初已经成了 “过去时”,但直到现在,中国足协也没有正式对外公布后续具体政策,反倒是任由各种版本的新政猜测在坊间流传。由于中超各队大多都要在明年 1 月初重新集结开始冬训,政策不定,各队转会和续约成了未知数,显然这已经影响各支球队的新赛季备战,尤其是对对于那些下赛季志在向冠军冲击的球队来说,引援政策迟迟无法确定可是大事。

从目前情况来看,重庆斯威已着手准备明年球队备战中超的各项计划及资金,赶在截止日之前提交 2019 年工资奖金确认表,从而获得下赛季中超资格应该不是太大问题。但是,本赛季欠薪情况在中甲、中乙联赛中并不新鲜,尤其中乙联赛已成为重灾区,有超过 1/3 的球队被曝光过欠薪问题,而且那些尚未曝光的球队也未必真就表里如一。今年年初,足协就重拳整治欠薪,撤销了延边富德、云南飞虎、深圳新桥三支中甲球队的联赛准入资格,年中甚至暂缓了工资确认工作。明年,已经喊出推行 “史上最严准入标准” 的中国足协,将以何种态度和标准面对欠薪俱乐部,也颇为引人关注。

12 月 10 日,中国男子足球选拔队在 2019 东亚杯上首战不敌日本队,虽是一球小败,但过程却难以用 “差强人意” 来形容;一天后,中国国奥队和中国 U20 国青队也双双遭遇失利:前者在珠海四国赛中不敌叙利亚国奥队,后者在 “一带一路七彩云南邀请赛” 中负于莫斯科斯巴达克二队,隆冬时节尚未到来,但中国男子足球却早已结冰。在中国足球陷入又一个低谷之际,球迷热盼着中国足协能尽快敲定国足新帅,然后球队世预赛中扭转颓势,最终杀入世界杯;国奥也能在即将开始的奥预赛中从韩国、国足近期战绩_尤其是对对于那些下赛季志在向冠军冲击的球队中国足球最近战绩伊朗、乌兹别克斯坦的包围圈中杀出一条血路,为中国足球注入一针强心剂。但说实话,相比世预赛、奥预赛出线这样的宏远目标,几个更令人困扰又亟待解决的问题,已经切实摆在中国足协的面前……

当然,这也并不奇怪,毕竟在管办分离的大背景下,中国足协属于行业协会,即将成立的职业联盟定位才是中国职业足球的行业管理者,也理应是联赛相关政策的制定者。职业联盟无法成立,足协制定并推出明年联赛新政显得 “名不正,言不顺”,由此来看,中超各队盼着新政落地至少还要再等上个把月时间。

职业联盟迟迟不能成立,也让明年中超联赛相关政策的制定面临着极大的尴尬。11 月 20 日,足协下发了《中国足球协会关于各职业俱乐部暂缓签署球员工作合同的通知》,显然是为接下来便对球员限薪做准备。随后,足协又在官网对此次通知的内容进行了进一步的说明,其中明确指出,“中国足协前期做了广泛调研,听取了部分职业俱乐部及专家的意见和建议,正在拟订 ‘关于进一步推进联赛发展的若干意见’,意见将会对足协现有的一些制度和规定作补充、完善和调整。该意见计划于 12 月初公布。”

还有,今年 10 月底,中国足协官方发布通知,要求各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于 2020 年 1 月 15 日 17 点前,向中国足协提交 2019 年工资奖金确认表,显然这是足协在为下赛季联赛准入工作做准备。但令人尴尬的是,近日媒体又曝出,西南足球的独苗重庆斯威遭遇欠薪危机的消息,目前俱乐部已拖欠球员、球队工作人员的赢球奖,以及 10 月和 11 月两个月的工资,甚至今年夏天俱乐部出售两大核心费尔南多和彭欣力,也是为了缓解俱乐部资金压力。

今天,据《足球报》报道,本来计划年底前成立的职业联盟,因注册社团法人组织的手续较为繁杂,预计最快将在春节后完成注册。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职业联盟第一次被推迟成立了。早在 2015 年,由国务院印发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就提出了建立职业联盟的要求,同时还提出了具体细节要求,新的职业联盟甚至有过 “与中国足协平级” 的定位。2016 年年初,中国足协上报国家体育总局深改小组的方案就是,在 2016 年年底前成立职业联盟,而且随后专门组建了职业联盟筹备小组,时任上海上港董事长陈戌源与广州富力集团董事长张力便是筹备小组两位牵头人。不过在足协与俱乐部的沟通中,双方始终无法达成一致,职业联盟成立之日看似遥遥无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